數字藝術作品的版權保護之道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19/6/4 10:16:00

  作為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系列活動之一,近日在京開幕的亞洲數字藝術展著實讓人震撼。來自12個國家和地區的30位藝術家的數字藝術作品集中亮相,《漢字的性格》《書法運動視覺》《京劇運動視覺》……這些體現了人工智能、數字影像、虛擬現實技術最新成果的數字藝術作品可謂炫酷十足。


  幾年前,數字藝術作品可能還是一個較為陌生的詞匯,如今已變得耳熟能詳。就拿今年春節期間故宮博物院推出的“宮里過大年”數字沉浸體驗展來說,該展融合故宮文物中蘊藏的“過年”元素,運用數字投影、虛擬影像、互動捕捉等方式營造互動氛圍,結合當代藝術設計理念,組成創新的沉浸空間,令觀眾體驗了一把在紫禁城里過大年的癮。當然,故宮博物院數字化成果還不止于此,最令人稱道的當屬其打造的“端門數字館”,其一經推出便受到熱捧。


  數字藝術作品的產生與數字化博物館的發展息息相關。早在1990年,美國國會圖書館就啟動了“美國記憶”計劃,將圖書館內藏品進行系統的數字化處理和存儲,開啟了數字化博物館的發展之路。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歐洲的一些著名博物館和文化機構,如法國巴黎盧浮宮博物館、英國大英博物館、倫敦國家畫廊、梵蒂岡教廷博物館等都實施了數字化建設計劃。199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啟動“世界記憶”計劃,用現代信息技術使全球有形的和無形的人類文化遺產實現永久性的數字化存儲和記憶,并通過互聯網共享資源。經過20余年的積淀和發展,全球數字化博物館建設方面取得了累累碩果,在此過程中,產生了海量的數字藝術作品,令世人稱贊。


  有觀點認為,利用好數字藝術作品這一無形資產的基礎就是對數字藝術作品的版權進行保護,對此,筆者非常贊同。與傳統版權作品相比,數字藝術作品有容易被復制的特點,其被侵權的風險更大。一方面,大多數的數字藝術作品,復制成本極低;另一方面,針對數字藝術作品侵權行為的取證與維權,卻往往需要付出極高的成本。自媒體的發展,也對數字藝術作品的版權保護帶來了新的挑戰。如果沒有行之有效的版權保護手段對數字藝術作品進行保護,侵權行為將影響數字藝術作品的版權交易,進而打擊數字藝術作品創作者的積極性,阻礙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加強數字藝術作品版權保護至關重要。從目前情況看,全球大多數博物館在對館藏品的數字影像進行使用時,都區分了商業性使用和非商業性使用,對商業性用途的使用進行收費并限制。以英國大英博物館為例,該館以嚴格保護館藏品數字影像著稱,其規定,對英國大英博物館館藏作品數字影像的所有商業性使用必須獲得授權,還對數字影像的使用方式和使用范圍做出了詳細限定,如每張圖片的使用必須附有授權信息,如果沒有注明授權信息,將導致額外增收50%的費用。筆者認為,對于數字藝術作品而言,權利人采取區分授權模式的益處顯而易見,既可以保障數字藝術作品的非商業性使用,促進作品的傳播,又可以通過商業性使用的授權,獲得收益,規范使用,促進對數字藝術作品的保護和研發。


  令人欣喜的是,數字版權保護方式的創新為數字藝術作品的版權保護帶來了新的途徑,如中國版權保護中心推出的DCI(數字版權唯一標識符)體系。在DCI體系下,數字版權內容在完成版權登記后,可獲得DCI碼、DCI標和作品登記證書(電子版),每一個版權作品,都可以獲得一個唯一、永久的DCI碼。就在今年3月,中國版權保護中心聯合國內多家互聯網平臺和核心機構發布了DCI標準聯盟鏈體系。在筆者看來,DCI標準聯盟鏈將進一步加強保護數字藝術作品版權權利人、互聯網平臺及各方利益相關人的權利,面向互聯網平臺提供內容創作發布即確權、版權授權結算在線化、版權維權舉證標準化的“嵌入式”版權服務新體系。筆者期待,通過規范授權模式,創新保護方式,數字藝術作品的創作與開發會越走越遠!(劉珊)


  (編輯:李星儀 實習編輯:邵京京)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网球冠军游戏妹子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福彩3d八码组六最大遗漏 百樂門娱乐 看四张牌抢庄牛牛技巧 注册就送彩金的现金棋牌 二人麻将规则及图解 云顶彩票怎么玩 30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重庆时时走势图 21点规则 季娱手游网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老时时 11选5稳赚追号计划 安徽时时开奖走势 11选5前一盈利技巧